商业模式 sym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商业模式 > 裁缝业互联网+“易改衣”重建改衣新标准 掘千亿市场建立统一服务模式

裁缝业互联网+“易改衣”重建改衣新标准 掘千亿市场建立统一服务模式

印象中在街边摆台缝衣机,帮消费者修改裤脚、袖子长短的裁缝业,如今搭上互联网+,再经一番流程改造,演变成新型服务——高端半定制。

“保守估计,国内存量修改衣服市场可达100亿元,消费者买回来的衣服70%需要修改。”易改衣品牌创始人之一的王艺晶说,国内市场缺乏高端改衣,而现有的改衣服务又缺少管理和保障。

“我们想要改变的是整个传统改衣服的运营模式,优化整个服务流程,以及重新建立改衣新标准。”王艺晶说。

据悉,目前易改衣品牌的注册用户已达50万,交易用户达10万,平均每月订单量20000单,每月客单价超过200元的订单就超过1万单。其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已经布局有中央工厂,而前端在北上广深核心商圈布点10家体验店,负责接送单、服务体验和品牌展示等。

今年上半年易改衣获得元禾原点的1000万元pre-A轮融资,此前易改衣曾在2015年7月曾获得广东文投创工场和广东文化产业基金的天使轮融资;2016年10月,获得招商银行的增资计划。据透露,目前该公司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

 

 

 

▶▷创业初心

为身边朋友轻易找到好裁缝

在创立“易改衣”品牌前,王艺晶曾在比尔盖茨基金做公益项目。

“当时身边很多朋友买回来的衣服往往有不合身处,或是衣袖过长,或是参加聚会的礼服腰身太宽等,他们知道我妈妈是专业裁缝,就常常跑来问我,可否帮他们找到可信、手艺好的人修改衣服。我就想,怎样能让大家容易找到好裁缝?这就是我们当初创业的初心。”

“街边裁缝最多只能解决消费者10%到20%的改衣问题,稍复杂的改衣,如改码、改款、原工艺恢复等,他们既没有专业技能,又没有经验和专业设备,很难解决。”王艺晶说,易改衣面对的正是这些修改衣需求,“我们在修改衣方面能做很多,甚至改码不改款,或用原厂工艺、原装材料来改衣。”

2014年底,经过一番市场调查,同时也遇到几个来自各专业领域的志同道合者,如来自前网易的项目经理、主管梁仕昌,来自阿里的技术专家曹建华、来自裁缝红帮的谢月生等共6人联合创办易改衣品牌。

创立不到半年时间,通过APP和微信下单的用户就达10万多人次。王艺晶说,从开始创业时,他们就一直很注重服务,“若第一次改衣体验不好,消费者就不会再尝试。”

据介绍,易改衣签约的所有裁缝都经过严格挑选,大部分裁缝都有10年以上改衣经验。在刚推出时,易改衣就建立3大服务体系:“免费上门量体取衣、专业无痕改衣、30天不满意重改保障”。

用户只需要一键下单,附近的量体师直接上门跟进,量体师会根据客户的身型和改衣需求,给出专业意见,衣服通过中央工厂统一修改,完成统一熨烫后,包装送回给客户。很快,易改衣在用户积累口碑,在业内获得认同和美誉。

不少知名娱乐明星都是易改衣的客户,周冬雨、赵丽颖都曾接受过他们的服务。2016年6月,赵丽颖参加上海电视节,当晚出席颁奖礼的晚礼服就是由易改衣随身改衣师,亲自抵达现场为其修改尺寸。

“在欧美国家,修改衣服很平常,在纽约就有3000家改衣店。”王艺晶称。

“我们能解决市面上所有高端成衣99%的问题,包括美国超硬哈雷机车服、塑身内衣、潜水服、雪山服、高档西服等有特殊要求的服装。”易改衣另一位创始人董事长梁仕昌告诉记者,目前该公司业务量增长很快,每个季度都有30%的增长。

▶▷商业模式

通过APP、体验店获客加强B端品牌商合作

易改衣一端连接专业裁缝师,以及专业的成衣制造设备;另一端则连接C端消费者,及B端服装企业品牌商。

C端消费者获得主要通过易改衣线上App、微信、大众点评、58到家等本地生活在线平台等,线下则从自有线下体验店,以及在分布在广佛、北京的服装店、洗衣店等20多个合作点接单、取衣。

在B端,易改衣已经成为阿玛尼、BOSS、CK、布克兄弟等30家知名服装品牌的指定售后供应商,并成为广州白云机场、厦门机场等奢侈品集合店合作伙伴。梁仕昌说,“高端品牌、奢侈品大牌非常关注消费者体验,稍有不合身,都会替消费者想办法解决。此前,这些品牌店会在店里建一间改衣工作室,然而成本高,若是返回工厂修改,周期又太长。而通过我们改衣,不仅专业,而且时间又短又便利。”

“现有市场上的修改衣不规范,信息不透明。”梁仕昌说,易改衣对改衣服务构建标准化体系,建立项目库,将衣服分成30多个大类,如西服、礼服、皮衣、旗袍、风衣等,每一个大类都有不同的项目节点,共有15000个节点。每个节点都有相应的价格,全国统一。

易改衣还规范工作流程:拿到客户的衣服后,工作人员会首先检查衣服的款式及布料的整洁度,然后用防尘袋装好入仓,由专家级裁缝或高级裁缝制定修改方案,交给初级裁缝拆线,再给到高级裁缝进行修改,然后熨烫、检查,并通过二维码全程跟踪顾客的每一件衣服。每个改衣中心都配有iPad,安装有内部专用的“易改衣裁缝工具”,实时跟踪更新衣物状态。

记者发现,易改衣的中央工厂里集中不少专业制衣机器设备,包括如人字车、压褶机、绣花机、包边机等,这些机器一台就需要几十万、上百万元一台。那么,对于初创企业来说,投资是否会过重?

对此,梁仕昌说,他们采用“共享经济”模式,“在珠三角集中有很多成衣生产企业,这两年由于订单量减少,很多工厂机器都闲置了,而我们就租用他们的闲置设备。”据悉,该公司在珠三角与10多家服装企业长期合作。

对于下一步,易改衣强调“开放精神”,即把其强大的中央工厂SOP工艺开放出来,把易改衣的平台流量资源开放出来。据透露,该公司目前在北上广深重点商圈继续打造线下精品体验店,同时也在其他城市启动招募城市合伙人和加盟计划。

▶▷未来

千亿市场需求将被打开

作为传统的改衣市场,需求有多大?能否支撑着易改衣这类企业持续扩张并盈利?

“随着消费升级,高级成衣修改大量增长,现在的供应远远无法满足市场需求。”王艺晶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在存量市场,根据高盛发布的一份《国内奢侈品消费者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国内奢侈品消费有1060亿美元,服装消费286亿美元,其中50%有改衣需求。其中,国内富豪人群量有140万人,年收入100万以上,人均买60件奢侈品服装,以每次修改平均客单价300元计算,保守估计年改衣10次,则在改衣上消费42亿,;中产阶级人群量有6900万人,年收入30万以上,人均买10件以上轻奢服装,年改衣需求5次,改衣消费1035亿;白领人群有7700万人,年收入10万元以上,每年买5件奢侈品,年改衣需求2次,年改衣消费462亿元。

网购市场的修改衣需求量也很大。王艺晶指出,根据一份行业数据,每年网购服装金额达1943.5亿元。与此同时,各大电商平台服装退货率高企,电商服装平均退货率高达30%,而退货原因大多因为不合身。“假若电商们能解决不合身问题,比如提供修改衣服务,那么退货率就会大幅下降。所以,现在有不少电商与我们合作,为用户提供改衣券或指定我们为售后服务商。”

“高端定制改衣市场我很看好。每一个人都一定会买衣服,但买的衣服不是每个人都穿得合身,所以一定离不开一些修修改改。有价值的衣服也一定需要精细的手工。”梁仕昌如是说。

对于未来,易改衣正在建立用户穿衣数据库,掌握客户身材数据,下次回头客改衣或定制时,如果身材没变就不用再量体。同时,数据库也会收集用户喜好的品牌信息,以此向消费者推送相关内容,比如品牌促销打折信息等,或以消费大数据向相关企业提供生产、研发信息等。

■投资人点评

元禾原点投资项目经理周煜

互联网+传统行业基因的团队才适合孵化

作为投资方,我们看重的要素一是赛道,二是团队。首先从赛道上看,它是消费升级里穿着领域的新品牌,主要优势在于模式创新。

易改衣新品牌产生的背景有两个,一是这几年电商发展快,而发展快是因为很多服装厂生产、库存了很多标准化服装。在这个追求个性化、多元化的新消费时代,显然有些服饰不能满足人们需求,这也导致电商服装退货率高企。

二是当前很多高端国际品牌服饰都是欧版设计,中产阶层们通过跨境电商、代购回来这些衣服大都需要修改。

再者,传统市场一直存在改衣服务,但现有的设备和师傅手艺已不能满足所有改衣需求。

故顺着服装消费升级路,由于服装个性化、多元化需求产生,我们认为改衣业可能有机会点,当然也有其它能产生长尾效应的机会点。目前国内缺少好的改衣品牌。

从团队来看,经过全国范围内的同领域比对,他们团队有2种基因,一是互联网的基因,一是传统服装品牌的基因,当两种基因都存在于一家创业企业时,特别适合项目孵化,同时也是将公司事业做起来的要素。

此外,业务模式上也有很多供应、工艺上的创新。比如,阿玛尼服装确实没法在小店改,哪怕简单的剪短衣袖。但他们工艺可做到原厂无痕改衣,修改时他们将所有线拆开,按原厂工艺,再按照用户身材将各部位进行裁剪,重新做回来。还有,有些国际品牌衣的修改需要专门的机器、设备,这些在国内是没有的,有部分是由他们研发、设计。

若是说投资风险,从目前来看,该项目的机会大于风险,唯一不足的是品牌和形象塑造需要时间积累。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