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孵化 cfgh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业孵化 > 埃森哲提醒企业数字化颠覆 ” 即将到来

埃森哲提醒企业数字化颠覆 ” 即将到来

如果公司也有身世,埃森哲(Accenture)的前半生可以写上这么一笔。作为全球最大的管理咨询企业,埃森哲拥有50万雇员,服务对象遍布120多个国家、40多个行业,是世界500强企业里唯一一家咨询公司。

当疫情席卷全球,数亿人被迫在家办公挤垮各大云服务商时,人们突然发现,这家体量巨大的公司早已实现99%的工作在云端完成。不仅如此,数年之前,埃森哲就已经开始在各种场合提醒企业们:”数字化颠覆”即将到来,企业应该及早做好准备。

有人说,企业最难的时期,往往是咨询公司业务最好的时期,因为这时候的企业火烧眉毛,容易病急乱投医。但也要看到,咨询公司是纯粹的ToB业务,如果没有长时间的经营积累,仅仅依靠企业危机时期的红利,公司不可能做到世界500强的规模。

那么,埃森哲是如何从一个”破产富豪的孩子”,发展为咨询行业的龙头企业的呢?疫情之下,这家咨询巨头是否真如大家所想,因为吃下其他企业的困难红利,反而发展得更好了呢?

1

在咨询公司的眼里,其他公司处处是问题。一般的咨询公司只会把结果做成报告,而埃森哲因为出身,习惯随身携带工具包,实打实帮人解决问题。这个出身,指的就是埃森哲全球排名前五的”富豪”母公司,安达信。

1953年,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ArthurAndersen)接了通用电气公司的案子,帮助后者整合全球125家分支机构和几十万员工的薪资数据。

为了提高效率,安达信提出用计算机实验一下,通用电气答应了。于是,安达信为其装上美国第一台商用计算机,开启了使用计算机解决问题的时代。安达信也因此设立咨询部门,当作会计部门的辅助部分,这就是埃森哲的前身。

虽然二者都挂着安达信的招牌,但部门之间难免因比较而产生摩擦。随着咨询部门所创造的利润远远超过会计部门,问题已经难以调和,无奈之下,1989年,安达信分拆为两个子公司,主营审计业务的部门”继承”安达信的名头和资源,主营咨询业务的部门则改名为安盛咨询。

二者约定业务范围互不干扰,但分家之后,安达信还是舍不下咨询业的红利,偷偷设立咨询部,接下安盛咨询不要的项目。

安盛咨询知道后震怒,一气之下要求完全脱离安达信,甚至不惜把安达信告上法庭。经过长达两年半的仲裁,安盛咨询得偿所愿,”离家出走”,改名埃森哲。

这一年是2000年,安达信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会计师事务所之一,而埃森哲彻底失去了来自安达信的资源,只留下传承而来的方法和理念。埃森哲的名字取自AccentontheFuture,意为”重在未来”,当时他们以为还能上演一出”青出于蓝”的戏码,谁知仅过了2年,安达信因为安然事件,被认定违反会计师原则,吊销营业执照,一切都不复存在,只剩下埃森哲继续前行。

2001年,埃森哲登陆纽约证券交易所

虽然安达信消失了,但此后埃森哲的发展理念却深受安达信的影响:发现问题不算完,帮助客户解决问题,才是塑造品牌的关键。

埃森哲的业务主要分为四个部分:战略咨询,互动,技术服务,运营。

简单来说,一个公司找上埃森哲,可以先让它帮忙号脉,精准指出需要改进的问题,再开个药方。如果双方相谈甚欢,埃森哲可以直接给客户抓药、熬药,有技术问题的,埃森哲可以提供IT外包服务,想优化营销、财务、供应链甚至是采购的,可以选择运营服务,哪怕这些都不需要,埃森哲也能帮忙打个广告,增加一点知名度。

在埃森哲的精心设计下,虽然公司以战略咨询起家,但互动、技术服务、运营的本领一点也不逊色,这四个部分相辅相成,既能单独拆开面向市场盈利,也能一条龙服务,达到整体优于局部的惊喜效果。与此同时,为了满足越发庞大的客户规模,埃森哲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疯狂收购之路。

2

许多人很好奇,同为公司,都在为生存和利润而苦恼,咨询公司为什么能充当”军师”的角色,他们凭什么吃这碗饭?其实说得更明白一点,咨询公司端的是客户的碗,吃的却是知识的饭。

埃森哲最出名的是在IT领域的专业性,客户却遍布各行各业,这意味着员工会遇上各种各样的问题。如何快速地整合知识,看到浸淫在行业里的客户所看不到的关键点,是咨询公司的共同难题。

有人说,咨询公司最出色的人才是PPT制作者。事实上,埃森哲和各大咨询公司一样,有一支专业的知识管理队伍。

埃森哲的精神之父,正是当初提议为通用电气安装商用计算机的约瑟夫·格里考夫,在他的引领下,埃森哲的合伙人既有大学教授,也有转行的美国准将,他们的来历五花八门,但都有一个共同点:对现实有深刻认知,同时也是一个快速学习者,他们也用同样的标准去招收员工。

早在埃森哲从安达信分拆出来之前,埃森哲就开始经营自己的知识管理系统。在埃森哲全球的每一间办公室,都有一个图书馆。

新员工入职后,会得到一套由许多前辈和专家编写而成的”绿皮书”,这套书被外界称为咨询圣经,涵盖财务、管理、编程等各类知识,员工必须在一周内读完并接受考试,不到70分的人,必须补考。在职业生涯里,适应高强度、快节奏的学习充电,是埃森哲对咨询顾问的基本要求。

这样做的结果显而易见,当企业要求员工埋头专注工作、创造收益时,埃森哲能从人才库里随时派出一支小分队,扎进企业的任何地方,为其解决无暇旁顾的问题。

宝马是埃森哲的老客户,几乎在埃森哲改名成功的同时,宝马就和埃森哲签了约。二者之间不断深入的合作,也解释了为什么埃森哲能够越做越好。

一开始,宝马和埃森哲的合作很常规,埃森哲为宝马提出问题解决思路,提供IT技术外包服务,为宝马搭建网站、内部互联系统等等,但埃森哲的努力不止于完成合约。

长期以来,埃森哲默默地进行全球市场调研,一边为汽车行业贡献出详尽的行业报告,一边积攒下丰富的用户喜好数据。所以当埃森哲开始涉足互动宣传领域时,宝马与埃森哲的合作,也顺理成章延伸到了这一领域。

2013年,宝马宣布选择埃森哲作为服务商,打造一个定制化网络平台,这个平台就是基于埃森哲多年来的调研数据而开发的。埃森哲为此提供的服务主要有三个方面:

第一,技术层面,负责打造、部署和管理这一平台,协调测试,并提供上线后的支持。

第二,人力层面,联系宝马全球100多个市场的经销商,培训他们使用平台。

第三,宣传层面,为宝马的各个市场提供本土化服务,例如在社交媒体上,埃森哲不能在中国用图兰朵作为宣传,也不能对着法国人高唱东北二人转。

埃森哲能提供的这种包括战略、技术、人力和宣传一步到位的服务,是别的咨询公司很难想象的,也从侧面印证了埃森哲把知识作为一种资本来经营的合理性。

如果没有长期以来对行业经验、数据和方法论的思考,以及每年花费巨资对员工的培训,再有力的技术,也无法支撑起埃森哲对宝马的一系列定制化服务。

3

然而疫情之下,即便是埃森哲这样专为大型企业服务的公司,也难免受到衰退潮流的波及。

3月19日,埃森哲公布了上一财季的数据,营收为111.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7%,其中咨询和IT外包服务表现尤其好。紧接着,埃森哲宣布,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准备将本财年的收入预期从6%-8%,降低到3%-6%。

埃森哲的举动一方面被市场解读为对全球经济的不乐观,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因为多年来大肆收购,埃森哲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个咨询公司的营业范围,它和市场的直接联系比其他咨询公司更为紧密,因此敏感度也就更高。

除了市场影响,当经济繁荣的潮水退去后,埃森哲本身暴露的问题,也敦促这个咨询巨人停下来审视自我。

2019年,美国汽车租赁公司赫兹(Hertz)公开控诉埃森哲,用了2年多时间,花了3200万美元(约合2.15亿人民币),不仅没解决在线服务的问题,甚至连一个可用的网站或App都没交出来,赫兹不停地催埃森哲,后者却反复向赫兹要求加钱。

赫兹忍无可忍,把埃森哲告上法庭,这起官司本该在今年3月开庭,却因为疫情被迫延期。

这起看起来很像”洋葱新闻”的案件,真实地发生在埃森哲身上。有人认为,这都是”外包”惹的祸,但这种说法难以解释的是:一直以一站式服务为豪的埃森哲,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IT外包服务商,这种甩锅给外包的举动,毫无说服力。

还有的人认为,这是印度员工的能力和态度问题,在美国IT界,印度员工挤占了大批资源,他们很擅长拉帮结伙,互相举荐,却不愿意做实事。

这件事目前还没有定论,但值得一提的是,在赫兹找上埃森哲之前,因为Uber、Lyft等拼车公司的挤压,赫兹的生存处境已然十分艰难。埃森哲接手这个订单后,赫兹的处境不仅没有改善,反而因为巨额咨询服务支出,变得更加糟糕了。一个本该充当企业医生角色的公司,反而让企业状况恶化了,这对全球最大的咨询公司埃森哲来说,无疑是巨大的讽刺。

与赫兹诉埃森哲案相关联,埃森哲本身运营的一些问题也越发明显。

虽然埃森哲在全球200多个国家都有业务,但四大业务的分布并不均匀,各地员工的薪资和福利水平也相差巨大。据统计,埃森哲6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于美国,但外包业务的两大支柱却在中国和印度,外包业务工作量大,但薪资却远低于咨询业务,不同国家之间的差距也十分明显。

在中国市场上,许多埃森哲员工都曾公开抱怨过,同等岗位,即便和以低薪闻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相比较,埃森哲的薪资也毫无竞争力。

尽管埃森哲野心勃勃,在广告、合规运营方面屡屡挑战传统的4A公司和律师事务所,但如何平衡人口红利和人才流失率,是更值得高层思考的基本问题。

不久前,埃森哲CEO朱莉·斯威特接受《财富》杂志访问,聊到”冠状病毒的爆发给全球商业带来了什么启示”。朱莉是律师出身,回答问题滴水不漏,她说,

“它凸显了全球供应链的一体化和相互依赖”,也说到了:”很多大公司没有投资去做让员工远程办公的基础设施,这将是我们帮助客户的一个重大机遇。”

朱莉的回答非常符合CEO的职能,对外说一些加强信心的话,同时为公司股价释放利好信息。但她,或者埃森哲都没有正面应对的是,除了疫情带来的机遇,埃森哲将怎样解决外界担心的问题,完成内部的升级改造。

有人调侃过,”咨询公司是向你借表,并告诉你时间的人。”咨询公司本意是帮助客户,把复杂问题简单化,然而埃森哲不断扩充的业务范围表明,他们并不甘心只做布道者。通过十年来的疯狂收购,埃森哲甚至已经成为了一些客户的竞争者。

疫情给全球经济踩下一脚急刹,当埃森哲期待为更多公司操心时,或许也该试着给自己把把脉,让自己更健康,也让外界看得更明白。

姓 名:
邮箱
留 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