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 cfnews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创业者 > 无人售卖品牌“闲呀” 解决白领痛点 创始人束长彬认为办公室零售体量够大

无人售卖品牌“闲呀” 解决白领痛点 创始人束长彬认为办公室零售体量够大

“在上海,大概有3100多家写字楼,370万的中高端白领人群,而无人货架的市场占有率却连1%都不到。”“闲呀”的创始人束长彬说道。

束长彬早先年曾参与过“百团大战”;之后作为聚划算和蚂蚁金服江浙城市的服务商,年营业额做到5000多万;后来在主打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天焱微企江苏分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负责渠道运营和管理。从团购网兴起、百团大战到新零售、无人售卖,伴随着商业模式的演变,束长彬经历了互联网的起起伏伏。而现在,束长彬决定用这8年的互联网经历以及从中学到的知识和教训试水无人售卖,于是,他带领几个零售行业的老兵创立了“闲呀”。

闲呀是一家主打办公室零食文化的互联网B2B平台,公司主要以开放式无人售卖的货架形式为中高端写字楼的企业员工提供高品、低价、触手可达的产品和服务,同时让消费者通过扫码支付的方式进行购买。

 

 

解决370万白领人群的四大痛点

据束长彬介绍,上海主要有3100多家写字楼,370万的白领人群。这部分办公人群在购买零食时主要存在着以下四个痛点:

无。 目前大部分办公楼、产业园周边没有便利店,这对于很多想买零食却受限于时间、地点等因素的白领群体来说十分不便。

懒。现在的办公室人群工作压力大,加班普遍,懒于下楼,相较于出门他们更愿意通过线上平台进行零食购买。

贵。 据束长彬透露,对于大多数办公白领来说,他们主要通过诸如美团、饿了么、百度等外卖平台购买零食。这种方式给消费者带来的一个结果是:贵。而贵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是平台会跟商家收取一定的交易佣金,大部分商家会把这部分佣金成本间接地嫁接到消费者身上;二来,用外卖平台买零食还存在起送金额和配送费的问题,这样一来,消费者购买零食的成本无形中就提高了。

等。对消费者来说,用外卖买零食还有一个痛点:等的时间长。“有些人点了外卖之后,他需要等大概40分钟到1个小时之间,没有办法实现随想随吃。”

提供全方位的产品服务

除了给消费者提供方便、快捷的零食购买渠道,闲呀还给零食厂家和写字楼企业提供了相应的服务。

对于零食厂家来说,闲呀能给厂家提供精准的C端推广和销售渠道。“我们预计一年内完成3000家的商户铺设。”据束长彬介绍,一旦闲呀的占有率达到一定的市场份额,这些无人售货货架就会成为天然的“广告牌”,而且这些“广告牌”直达C端用户,能帮厂家直接切到C端流量。

对于企业来说,闲呀提供给企业的不仅仅是员工购买零食的渠道,更多的是给企业员工带来更多的人性化体验,给企业提供良好的办公氛围。“我们给企业在节假日购买零食时提供一个集中的采购方案,在价格和品类上来说都是比较优良的。”据束长彬介绍,目前很多企业在节假日都会给员工采购零食作为礼品发放,而闲呀依托其自有的供应商资源能从价格和品类上给企业的行政采购带来不少优惠和便利。

此外,和一般地铁口、火车站的机柜售卖不同,闲呀的无人货架把更多精力放在供应链端和前端市场的运营上。“我们每周会给企业补到2~3次的货,利用闲呀后台的数据分析能力,及时了解到每家企业消耗的商品数、商品种类,做到对每家企业货架的实时监控和及时补充,以此降低人工巡店补货的周期成本。”

瞄准新零售在办公领域的垂直细分机会

“零售行业终端的普遍利润率在35%左右,而且实体店的成本支出会更高。”目前,一个普通便利店卖的同一种商品,以闲呀无人售卖的形式,能够解决传统零售行业中存在的房租、人工成本问题,从而在价格上给消费者带来更好体验,而且闲呀随买随吃,十分便捷。

而至于闲呀为什么能在零食售卖上做到高品低价,束长彬则把这些归功于其团队在供应链整合和升级中多年的资源和经验。据束长彬透露,其团队核心成员大都有多年的零售经验,手上已积累了一批强大的供应链资源。

此外,在损耗控制上闲呀也采取了相应的措施:在拓展目标的选择上,闲呀更倾向于中高端的写字楼切入;货架入驻企业时,闲呀会跟企业层面主导一场说明会,同时做相关的产品使用介绍;除此之外,闲呀还会针对企业行政人员设计一套完整的激励方案,让行政作为闲呀货架维护的辅助者。

以200家/月的速度在1%不到的市场中扩张

自去年马云提出“新零售”以来,无人售卖一直是资本热捧的对象。在无人售卖领域,前有友宝这样的老牌对手,后有扫货特卖、领蛙这样的后起之秀,闲呀作为一个初入局者,又有何竞争优势呢?谈及优势,束长彬则主要归结为两点。

货架优势。友宝、扫货特卖等间接竞对主打的是地铁口、火车站等流动人口,其机柜成本、物业租赁成本、维护成本高,商品零售价格贵,而且其铺设场景还具有一定局限性,主要集中在写字楼或ShoppingMall的一楼。而闲呀采用的货架成本较低,据束长彬透漏,友宝等企业采用的机柜成本非常高,同时在设备维护、安全、场景租赁上都有很大的限制,而闲呀采用的货架成本只有几百元。同时,由于入驻企业,免去了场地租赁的成本,闲呀能给消费者提供一个较低的零售价,并且从企业内部直接拦截了一楼货柜的流量。

市场优势。办公室零售是个新兴市场,市场体量够大,但目前入局者较少。据束长彬介绍,上海3100座写字楼、370万中高阶层白领人数中,市场开发量不到1%。这样一个急待开发的状态让束长彬看到了机会。“闲呀目前进入的时间点算是比较早期的阶段,机会很大,我觉得后期会有更多的创业公司和机构关注到这块,就像15年的外卖市场一样,会有一个爆发。”

或许正如束长彬所说,目前的无人零售市场还处于起步阶段,但互联网行业同时也是个拼手速的行业。在无人零售的生死时速中,束长彬能否攻城略地迅速占领市场呢?或许,不久的将来闲呀能给我们答案。

据悉,闲呀此前已经获得了由早驰资本投资的数百万元种子轮融资,9月份前,闲呀计划完成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而在市场推广上,闲呀将以200家/月的速度进行市场开拓,预计1年内合作企业达到3000家。

至于团队规模,目前闲呀团队人数20人,除了创始人束长彬在互联网和零售行业拥有多年经验,其另外两位联合创始人也是互联网老兵。吴满波, 原哆拉智慧商圈创始人,先后任职于美团网、趣活网并在阿里巴巴集团零售通事业部担当合伙人,在互联网O2O与零售B2B领域有长期深入研究和实操经验;王婷,原Tahiti民宿创始人,曾担任过喜宫文化的运营经理,具备丰富的市场推广能力以及市场开拓能力。

姓 名:
邮箱
留 言: